首页永川盟员陶维能:一线有我,组织放心!

永川盟员陶维能:一线有我,组织放心!

时间:2020-03-04来源: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

随着疫情的发展,按照重庆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的要求,从2020年2月12日起,凡在医院就诊的门诊发热病人,均必须取鼻咽拭子,不漏掉一人。因发热病人多,工作量大,取鼻咽拭子过程中可能产生大量气溶胶,因此危险性也是最大的,要求防护等级最高。在严峻的形势面前,作为科室带头人,陶维能积极发挥民盟优良传统,主动请缨,带领科室兄弟姐妹们往前冲锋,24小时轮班,随时为发热病人取样。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:如何穿隔离衣、如何佩戴防护眼镜和防护口罩、如何引导患者、如何采集鼻咽拭子、如何贴试管标签、用过后的防护用品如何处理……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丝毫差错,否则感染风险极大。护目镜长时间使用还会起雾,医务人员需在视物不清时依然精准的进行鼻咽拭子标本采集工作,操作难度可见一斑。

面对众多心情惶恐的患者,除了让他们少受痛苦之外,在取标本的同时聊聊关于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、发病症状以及目前的治疗方案新进展情况等,让他们获得正确的防控信息,避免过度焦虑,这也是我们医生这个阶段的工作内容之一。

一天,来了一位取鼻咽拭子的大姐,因惧怕疼痛,无论如何都不配合取标本,“我怕痛”“哎哟好吓人哦”“医生你动作轻点哈”……经过好几次思想斗争,第三次躺上治疗椅的大姐又翻身爬了起来,依然抗拒取鼻咽拭子标本。我们百思不得其解,正一筹莫展时,我突然闪过一个想法:大姐莫非是有什么心理阴影?果然,经过耐心的询问和交流,大姐终于开了口:“医生,你不晓得,我当年生娃儿的时候差点痛死了,那个滋味我这辈子都记得到!”症结果然在这里,因曾经疼痛过度,导致对各种可能引起疼痛的治疗均会产生严重的心理负担。我隔着厚厚的防护服大声宽慰大姐,还邀请了麻醉科医师到场,必要时予以静脉麻醉(因局部麻醉可能影响鼻咽拭子准确性),以缓解大姐焦虑的情绪。最终,这位大姐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成功取得鼻咽拭子标本,虽然在这一个病患身上就耗费了小半天时间,甚至增加防护物资的消耗,但是每一例成功的标本后面代表的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人!这就是医者仁心,是我们医生的职业素养,是我们肩上的职责与担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