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盟员之家 >盟员文述 北京来的亲情电话

北京来的亲情电话

时间:2017-07-12 来源: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

鞠廷忠

世间之事,有的终身难以忘记;经历之事,有的总是暖意浓浓。而这一件喜事,两者兼而有之。

2011年3月29日上午约10点许,隔壁办公室的袁敏兴冲冲跑过来,急促地喊:“鞠老师,北京的电话!”我放下手里的文件,赶紧过去。一边走,袁敏一边低声说了句“好像是张主席的电话”。

我有些疑惑,赶紧拿上话柄,听到一句普通话“你是涪陵民盟的专职副主委吗?”匆忙中,我用四川话回了一句“我是涪陵民盟”。对方立即变换成四川话,清楚地回话道:“我是张梅颖。”我一下子有点口吃了:“张—主—席,您好!我是涪陵小鞠。”梅颖主席慢慢地用地道的四川话补充说:“你好,我写了一幅字,给你们寄过来了,请注意查收。祝贺涪陵民盟成立二十周年!”我更加紧张了,连声说“谢谢!谢谢!”梅颖主席又说道:“小鞠,不用谢。希望时间还来得及,再见。”我依然紧张地应道:“来得及,来得及,非常感谢张主席!”话毕,梅颖主席挂了电话,我还拿着话柄,生怕她还有事要叮嘱。

过了好久,我和袁敏才回过神来。她自言自语道:“没想到真是张主席打的电话。”我接过话:“张主席是中央领导,她太忙了,还亲自打电话到涪陵,这真是一个难忘的亲情电话。”

这个事情的起因,同样令人感到温暖。

十天前,民盟重庆市委在渝州宾馆举办中国民主同盟成立70周年庆祝大会。会前半小时,得到警卫同意后,盟区委杨欣主委带我进入贵宾休息室内,与出席大会的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、民盟中央第一副主席的张梅颖合影留念。合影后,杨主委向梅颖主席提出请求,希望她为涪陵民盟题词。当得知涪陵民盟即将举办庆祝中国民主同盟成立70周年暨民盟涪陵地方组织建立20周年大会,梅颖主席欣然同意,并表示回北京后题写。

梅颖主席答应了杨主委的请求,我既意外,也感到有些“小得意”。

年初,我刚借用到盟区委机关工作,一直忙于筹备盟区委的庆祝大会。3月初,得知梅颖主席将出席盟市委的庆祝大会,我就琢磨着请她为涪陵民盟题词。我知道梅颖主席是张澜主席的孙女,是一个有思想的领导人,毛笔书法很好,加上在四川和重庆都生活过,对涪陵也有所了解,我们应该利用这个良机。于是,我们准备了涪陵民盟的基本情况等材料,带了上好的宣纸、墨汁和毛笔等,希望梅颖主席就在重庆题词。

这次见面,梅颖主席答应题词,但没有现场书写。回到涪陵,我们又忙于各种会务工作。梅颖主席回到北京后,没有忘记涪陵,不但题词,还亲自打电话到涪陵,而且还关心时间够不够。这一系列的亲情举动,令人难以忘怀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天天关心邮件的到来。4月1日上午9点左右,一名邮递员敲响了我的办公室门:“快件,请签字。”我立即反应过来,弹身过去,接过邮递员手中的快件信封。果然,北京的快件!打开快件,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专用信封。

我和袁敏急急的打开内部信封:折好的宣纸,浸着墨汁,散发出墨香。慢慢铺展宣纸,只见竖排的温厚蕴藉的两列题词:“围绕中心定位”“服务大局尽职”。这既是勉励鞭策,又是书法佳作,我们感慨良多,观摩了很长时间。

细心卷好题词,回头留心信封,我们又是一阵感动。快件内部的专用信封,是一个二次使用的信封。原来,梅颖主席将工作人员送达材料用过的写有“张梅颖”字样的专用信封用毛笔亲自重新写上收件的地址和单位,并落款“张梅颖同志处”。这种节俭的习惯、谦逊的作风,令人想起张澜主席的家风,想起我们组织的精神。

题词值得收藏,信封同样值得珍藏。我们将梅颖主席的题词精细装裱,连同信封保存在档案之中,也珍藏于心底。(作者系民盟涪陵区委专职副主委)